谢泳:胡适与厦门大学(二
来源:AG平台 发布时间:2018-09-06 07:06

  萨本栋是著名物理学家,1948年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这在当时是中国学术界的最高学术荣誉。萨本栋在整个抗战时期都担任厦门大学的校长。他离开厦门大学校长一职后,转任当时的中央研究院总干事,负责日常工作。1948年,中央研究院完成中国学术史上第一次院士选举工作,当时具体负责此事的就是萨本栋。

  抗战前厦门大学曾拟聘任胡适出任校长一职,胡适没有答应,这一职务最后落在了当时在清华大学任教的萨本栋身上(当时只有35岁)。萨本栋是福建闽侯人,1922年清华放洋的留学生,同届有闻一多、罗隆基、雷海宗、王际真、吴泽霖、潘光旦等。在厦门大学校史上,前三任校长都是福建人,如果当时胡适能答应厦门大学的聘任,则会较早开创外省人做厦门大学校长的历史。萨本栋担任厦门大学校长的时间,与聘任胡适出长厦门大学的时间很相近。萨本栋担任校长期间,厦门大学发展极有起色。1936年10月,浦江清到厦门大学看朋友,他在日记中说:“是日上午,蛰存领余参观厦大图书馆。西文书,凡语言、文学、哲学、历史、医学、生物皆富,物理、化学、数学书亦可,而关于中国文学之书籍亦多,出意料之外。据云语言、文学为林语堂、生物为林惠祥所购,故有底子。人类学书亦富。中文则丛书甚多,地志亦不少,顾颉刚所购。金文亦不少。”萨本栋虽然是物理学家,但对图书馆的要求却不局限在物理一科上。浦江清还说:“又有德文书不少,自哥德以下至托马斯曼均有全集。尼采、叔本华全集英德文皆有。亚里斯多德有最新之英译本。”

  1947年12月16日,胡适和萨本栋同时担任过美国在华教育基金的成员。当时中国顾问有胡适、萨本栋、韩庆濂、吴贻芳,美国方面有司徒雷登、顾临等。当时这个基金有2000万美元,分20年用。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富布赖特基金。

  胡适和萨本栋密切交往是萨本栋当中央研究院总干事的时候,特别是在选举院士时,萨本栋和胡适的来往很多。《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中收有萨本栋致胡适的信八封,主要涉及当时院士选举的规章制度及相关工作,虽多有公函性质,但其中也时常流露出相互间的私人情感。因为《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是较为专业的文献类出版物,一般读者不易见到,加之原文献以影印形式出版,在对原信的识读和辨识方面都存在难度,为使这些文献能在学术研究中更为广泛使用,现抄出如下并略作说明:

  前者,本院为求普遍明了的诸学术专家概况,曾肃寸楮,并附表一份,送达左右,请就所知,介绍学术专家若干人,并示其姓名住址,俾便通讯。顷承各方协助,虽略识当世贤达,唯以先生交游素广,未承明教,终感不足。用再渎陈。希将介绍人选,早日赐寄,至为企幸。

  二月廿七日手教奉悉。截至现在,各地评议员复信能如期到会者不过十五人。连同其它未复信而可到会之京沪当然评议员,估计勉可达到法定廿一人之人数。但设或临时缺席,即有流会之虞。此次会议目的为选举院士,自以出席者愈多愈好。代表投票之方法,于评议会议事规程中虽有根据,但与院士选举规程第十四条规定之精神颇不相符,是否可行,仍需待开会时决定。预先请不能到会者投一票,实为备用而已。此点务请向平中诸评议员婉为说明,并代为劝驾为感。旅费已于日昨汇出(平为三千万),不敷之数,容后再算。先生何日到京,请先期赐示,俾便扫榻。

  顷奉七月九日大函。敬悉北大现正提名院士候选人,本月十五日或可竣事,深以为慰。北大提名范围不限于一机关,到底是“大学校”的风度,更为钦佩。至于前此所奉上之参考名单,其中医学一科系林可胜先生以英文写出,由□丰□先生译成中文,人名有误,抄写时又有错,寄出时栋未曾校阅,承指出,至感。好在该名单只供参考而已。现各方来函多以搜集候选人之资料不易,对于七月廿日截止提名一节,事实上恐须展期。俟与霓先生商洽后当决定应否延展。专复

  午世电奉悉。院士提名单三大包已经照收。谢谢!报载博士学位授予法由立法院审议一节,恐系传闻失实,本早晤及考试院陈百年先生,据云新闻记者曾根据申报所载消息,向其打探内容,彼因考试院前曾起草此法,故未否认;事实上,日来并无新举动,行政院对此事一时恐无暇顾及,中研院所复行政院之议决案,至今尚未见下文,大约政府忙于他事,早将此法置诸脑后矣。知注特复

  十一月一日手教奉悉。明年一月十一日蔡先生之纪念会中学术讲演仍恳先生拨冗南下担任。除此之外,尚拟在该时前或后召开第三届评议会第一次会议。院士提名筹备工作大约于十二月底可以办妥,一月中评议会即须审查最后名单才来得及在明年再开院士会议时投票选举。附上日昨在沪江大学之讲词一篇,在这个时候来谈这个问题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清闲同镇静的涵养罢?一笑。

  下届聘任评议员提名委员会委员人选业已聘定,并经检附名单,另函奉达。依章评议员应由本院院士选举之,而第一次院士会议已定在本年九月中举行,距今仅有两个月之期,必须在此期间内将提名手续办理完竣。但现在提名委员会各委员散处国内外各地,交通关系,召集开会事实上不无困难。似应酌予变通办理,先请各委员尽量选择合于评议员候选人之资格者,向提名委员会提名,人数可暂不拘,统由会汇集,一面再函请全体院士照章提名,以便于举行第一次院士会议前,召开提名委员会商讨各组应提出之人数及候选人之名单。用特函请洽赐办,并盼于八月十日前将所提候选人姓名示复为祷。

  此次院士会议事属草创,筹划多欠周详,简慢之处,犹深惶歉!兹有启者第一辑院士录先因集稿费时,开会前匆匆付印,未及详校,难免遗误,所冀能于第二辑补印时一一加以厘订。按该稿除著作目录外,关于各位院士之简历部分,采照英美之名人录(Who’sWho)体制编制,故有生年生地,直系亲属称谓及学历经历之年份等,凡此项目,倘非直接供给资料,不仅难于详悉,且恐更多舛讹。第一辑于此多存疑从阙之办法,究于全编体例显有未纯,兹已决定于第二辑中力求改善,用特预将第一辑关于台端部分之记载剪裁附后,敬请惠予核正补充,不论有无更改并希早日见复,俾获提前付印,从容勘校。又台端最近及将来之著述亦请随时开示,以便一一编入,藉臻完卷。此种预筹,谅蒙乐助,敢复缕及之。此

  依本院组织法第六条之规定,第一次院士选举时,本条所指之院士会议,应由评议会代行其职权。

  萨本栋和胡适的来往书信中,保存了很多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选举中的材料,从中可以看出当时中国知识分子做事的基本风格,特别是在院士选举这样事关名利的事情上,反映了当时中国知识分子的品格,比如萨本栋给胡适的信中曾提到:“敬悉北大现正提名院士候选人,本月十五日或可竣事,深以为慰。北大提名范围不限于一机关,到底是‘大学校’的风度,更为钦佩。”由萨本栋在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位置上的行事风格,也可以推断他在厦门大学校长任上时的表现。1949年前厦门大学的四任校长,均有留学欧美的教育背景,于此也可以看出当时一所私立大学的风度。

      AG娱乐,AG平台,AG游戏,AG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