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南京图书馆看江苏古代女子著作
来源:AG平台 发布时间:2018-10-02 19:58

  虽然3月8日女神节已经过去,不过在这春回大地的3月,才女们的故事依然值得我们去一探究竟。3月7日-3月27日,南京图书馆馆藏江苏古代妇女著作展正在展出,此次精选出的10本著作的作者,个个都是江苏历史上有名的才女,有一些还“来头不小”。

  虽然3月8日女神节已经过去,不过在这春回大地的3月,才女们的故事依然值得我们去一探究竟。3月7日-3月27日,南京图书馆馆藏江苏古代妇女著作展正在展出,此次精选出的10本著作的作者,个个都是江苏历史上有名的才女,有一些还“来头不小”。

  中国古代,女子多半“主内”,与织机为邻,与女红为伴。不过,也有“不爱红装爱诗书”的才女,在中国的历史上,涌现出了众多女诗(词)人,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闪光。而在我们江苏,才女更是层出不穷。据南京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此次的展览取题“柳絮才高”,出自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以“柳絮才高”表示人有卓越的文学才能,多指女子。选取的10本江苏各地妇女作品,涵盖了苏南苏北苏中各地,展呈原书,旨在向读者介绍古代江苏各地妇女的文学成就。虽然只有十件,却包含了诗、词、弹词小说等等诸多形式。其中,不但有诗词造诣高的,还有写出了弹词小说佳作的,可见古代江苏女子才情之盛。

  在这些古代才华横溢的女子中,有位席佩兰值得注意,因为她正是大名鼎鼎的袁枚的女弟子之一。大家对随园老人袁枚都十分熟悉,而这位席佩兰被称作袁枚“闺中三大知己”之一。在清代乾、嘉时期,渐成一种女子学习诗词的风气,女诗人、女词人之多,超越前代。袁枚则开了招收女弟子的先例,门下桃李竞发,一部《随园诗话》,选录了才女们大量的佳作和警句。这在“女子无才便是德”和“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社会里,毕竟是难得的。在随园的众多女弟子中,席佩兰深得袁枚的赏识,被引为“闺中三大知己”之一。席佩兰名蕊珠,字韵芬,一字浣云、道华,善画兰,自号佩兰,昭文(今江苏常熟)人。席佩兰著有《长真阁集》《傍杏楼调琴草》,袁枚对其颇为赞赏,称其“字字出于性灵,不拾古人牙慧”“似此诗才,不独闺阁中罕有俪也”。

  另一位汪家小姐汪蕖(字藕裳)则被盱眙人所熟悉,因为其家数代仕宦,在盱眙营造了具有江北第一园之称的“汪家花园”,至今犹在。汪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写出了非常优秀的弹词小说,这在女子相对受拘束的古代非常难能可贵,其想象力和写作能力都极有天赋。她写出了弹词小说《群英传》《子虚记》。在《子虚记》中,讲述了女子赵湘仙聪明绝顶、才华横溢,因在家庭中受到继母虐待,故而女扮男装,离家远走,后被裴公收养,参加科举夺得头名状元,因奉旨巡按天下,平反冤狱。她襄理政务,延揽人才,力御奸佞,功勋卓著,官拜宰辅,爵至列侯。后来女扮男装的真相暴露,她拒不奉复妆婚配之诏,绝食而死。赵湘仙的悲剧结局,突破了传统的弹词小说中对于女性命运安排的模式。该书囊括了二十多个家族,塑造了一百五十多个人物形象,其主要人物各具个性,神采飞扬。全书结构巧妙合理,场景宏伟壮阔,情节曲折生动,语言清丽流转,在弹词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AG娱乐,AG平台,AG游戏,AG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