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零点后 在不打烊的书店是什么人彻夜不归?
来源:AG平台 发布时间:2018-10-08 09:09

  当万家灯火一个一个地熄灭,当孩子、老人和上班的人们进入梦想,在这个城市里,哪些人还在醒着?

  新华日报全媒体社会新闻部的“城市零点后”专题策划,走进这些深夜不眠的人。

  在来到南京唯一一家24小时开放的书房之前,记者认为,通宵达旦在书房看书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这样的人线日凌晨,当我们走进位于秣陵路的“二楼南书房”时,我们遇到了三个。

  几近凌晨,这栋民国建筑的二楼,门前亮着灯。拾阶而上,推门进去:里外三间沙发、长桌旁,都坐满了读者。书房内有人在写字,有人在打盹,大多数人在读书。

  总是上通宵晚班的店员孔七威,对这些深夜光顾书房的人了如执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他们就像匆匆的过客。有来南京穷游的学生,白天出游,晚上就呆在这里。他们往往一个星期后就不再来了。或者,每到考试季,也常有学生来书房通宵看书学习。”

  店员孔七威对50岁的詹大叔也是充满了好奇:“我在书房工作一年了,我来之前他就夜夜都来光顾了。他姓甚名谁,做什么职业,为什么每天都来看书,我却不知道。”

  詹大叔对此呵呵一笑:“我就是一个水果店打工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只是特别爱看书而已。”

  “这里的气氛好,我喜欢。第一次知道这家书店的时候,还是在水果店听顾客说的。那天下班后,我就寻思着来逛一逛。来了一看,还有这等好地方!看书不要钱,吹空调不要钱,充电不要钱,还提供开水和面包。我觉得这个老板真大方,造福我们爱看书的人!”詹大叔乐呵呵的。

  来二楼南书房过夜一年多了,这里感兴趣的书都差不多看完了,有时候他带自己的书来看。困了就窝在沙发上眯一会儿,早晨洗把脸就去水果店上班。

  不久前,有网友在二楼南书房拍摄了一段名为“外卖小哥书店过夜”的视频,上传到了微博,让“外卖小哥”左先生突然成了网红。

  一时间,纷纷有媒体来要求采访他,都被他一一拒了。这让他在外人眼中显得更加的神秘。

  说起为什么来南京做送外卖的工作,他有点害羞:“这个吧,说起来很惭愧。我想把一级建造师的证书考下来,可是因为工作忙,总是没心思看书,考了五六年了也没考过。”

  “去年,我来南京考试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家书店。氛围真好,还能一整夜的看书”,左先生说,去年因为要照顾父亲,辞职了一段时间。后来考虑到重新工作的时候,他想,索性来南京专心考证吧!

  二楼南书房,就成了他每天下班后可以专心学习的地方。除了考一级建造师证,他还想参加今年五月份心理咨询师证的考试。

  和詹大叔一样,他每天晚上在二楼南书房通宵过夜。看书学习累了,就眯一会儿,第二天洗把脸去送外卖。

  “你晚上的睡眠时间这么少,送外卖的时候会不会犯困啊?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记者嘱咐他。

  “没事,送外卖不会困。送外卖是体力活,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休息”,左先生笑咪咪的说。

  书房外的露台上,坐着一位年轻小伙子,正在昏黄的灯光下,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没有租房,“卧室”就是南京一间青旅的一张床铺,“挺好的呀,每天室友都不一样,是来自全球各地其他地方的驴友,听他们各自的故事,还很有趣。”和现在动辄就上千的租房比,住在青旅,他一个月只需花费小几百块钱。

  “我就是一个做饼的。”他说完,咧嘴笑起来。露台廊下的灯打在他脸上,显得特别真诚。认识几分钟,便和记者大剌剌地讲了他怎么从一个心理学专业的大学生,转变成了现在南京一间网红面包店酵墅的面包师。

  其实,大学时,他却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本专业。对学业爱不起来,又逢失恋,他变得自闭:“毕业时,越来越害怕进入社会,打心里恐惧。”

  “毕业后,听说面包房的工作不需要与太多人接触,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入面包店工作。没事喜欢跑去后厨,看师傅们和面,给面包整形........”

  金宇铮说,就在那个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特别想学会做面包。这个想法像这些年陷入黑暗里的看到的第一束光,他想走过去。

  辞职,上烘焙课……还没修完烘焙课程,就接到了北京甘露素食主义餐厅的邀约。餐厅的同事很关照他,让他慢慢的“不怕与人打交道”。而老板一直鼓励他,朝自己想要的人生走过去。对餐厅的小半年时光,他充满了留恋与感激。

  半年前,他接到酵墅南京区的邀约,正式聘他为烘焙师,“我自己,可以正式做面包了。”他来到南京,当起了面包师。面包治愈了他。

  在南京,一切重新开始编织。他在不打烊的二楼南书房:学习,做笔记,认识朋友。

      AG娱乐,AG平台,AG游戏,AG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