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军观察组”如何评价八路军?
来源:AG平台 发布时间:2018-11-23 14:46

  1944年7月“美军中缅印战区驻延安观察组”(又称“迪克西(Dixie)使团”)进驻延安,是抗战末期关涉中国内部政局的一件大事。①不过,迄今为止,关于美军观察组为什么要去延安这个问题,仍难有定论。简单说来,主要有两种不同意见。

  一种较为传统的意见认为,美军观察组此行,旨在了解八路军并与之建立合作关系。如的看法是:“有两个原因:一是美国当时出现了一股思潮、一股势力,不信任,要求直接与合作;二是美国正在考虑在华登陆,需要我们的帮助,于是产生了观察组。”②。

  另一种比较“另类”的意见则认为,“观察组的最终决定权……是在华盛顿最高决策层罗斯福总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手中”,“以罗斯福为首的JCS”是“派出这支观察组的几乎唯一决策者”,“罗斯福的目的是相当具体的,就是为具有战略意义的B-29远程轰炸收集情报。”③

  首先,美军观察组内部非常复杂,每个成员都代表着不同的部门利益,有着相对独立的使命。譬如,谢伟思(John S.Service)、戴维斯(John Paton Davies)两人,大致充当着史迪威的代言人;包瑞德(David D.Barrett)来自美国陆军军事情报局G-2;彼得金(Wiber J.Peterkin)来自战略情报局OSS,美国海军情报局、陈纳德的第十四航空队、第二十航空队(B-29轰炸机队),也都在观察组里有自己的成员。④以“不信任”、“美国正在考虑在华登陆”为由,主张向延安派出军事观察员,只是是谢伟思、戴维斯等少数人的意见,并不足以代表整个观察团。

  其次,谢伟思、戴维斯等人,自1942年起,不间断地游说美国国务院和军方,要求向延安派出军事观察员;周恩来也自1942年起,不间断向美国来华的军政界人士发出访问延安的邀请。⑤但这些游说和邀请全都石沉大海。直到1944年2月份,罗斯福才正式请求蒋介石允许 “立即派遣一美国观察团至陕北、至山西、以及至华北其他必要之地区”。⑥当蒋表现出消极抵制的立场后,罗斯福不惜派副总统华莱士访华来专门处理此事,华莱士最终赖以说服蒋介石同意的理由,则是美国陆军情报组需要进驻华北收集情报,以拯救美国飞行员的生命;驻扎在成都的B-29轰炸机队特别需要得到敌军情报及西北、华北的气象资料的支持。并明确向蒋承诺:“美军对共党并无任何兴趣”。⑦

  换言之,美军观察组进驻延安,并不意味着美国军政高层对国、共两党的看法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而仅仅出于“马特霍恩计划”的现实需要。正如李梅(Curtis Emerson LeMay)将军后来所承认的那般:“气象预测是在空袭日本时最欠缺的部分,日本气象报告外面看不到,苏联也拒绝提供任何气象资讯。倒是我派驻在中国西北部军部的人,提供我一些气象报告。”

  不过,初衷虽然如此,但就效果而言,八路军确实因观察组的到来,而更多地为国际社会所知。政治立场亲近、曾担任观察组负责人的包瑞德上校回忆说:“我在赴延安的迪克西使团服役期间,写了许多有关军事方面的报道。有关政治方面的报道被约翰·谢伟思和雷·卢登包了。在报道中,我试图尽可能全面地写出上峰要求我写的情报要点。……我尤其尽可能地注意估计共军的力量。……对于他们在过去战争中努力建立的功绩,我给予了最公平的总评价。……对于这一点,我提出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如果他们有更好的装备和供应并接受美国军事顾问的帮助,那么他们在对日作战中就一定能取胜。”⑧

  “在七年当中,人牵制了日本在华兵力的很大一部份。在七年当中,人成功地保卫了华北的许多地区,多次反击了日本人精心组织的进攻。”“中共军队最急需的是军火装备,如象火箭筒那样的可携带式武器,通讯设备,以及医药。”“除了八路军和新四军之外,还拥有1850000名民兵,这些都能成为游击战士。”

  “正牵制着二十一个师的日本军队。第十八集团军一年当中进行了23000次作战,打死日军65000人、伪军80000人,俘虏日军300人、伪军59000人,共缴获51000枝步枪,626挺机关枪。部队的损失是11000人牺牲,18000人受伤。同一年中,新四军作战5000次,击毙日伪军共53000人,俘虏14000人,缴获步枪34000枝、机关枪376挺。新四军的损失为8000人死亡,9000人负伤。军队的死亡率相对于受伤者来说是很高的,这是因为,救护与医疗工作实际上都处于极困难的境地。我们的军事观察组认为,上述数字中日军伤亡的部分有点夸大。”⑨

  ①1944年8月15日《解放日报》社论《欢迎美军观察组的战友们!》,曾评价道:“这是中国抗战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一件大事。”见《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一九二一-一九四九)第2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P469。②,《回忆》,人民出版社,1994,P78。③胡越英,《二战后期美国马特霍恩(Operation Matterhorn)计划研究》,博士论文,P41-44。④同上,P82-88。⑤王建朗/编,《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外交战略与对外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P206-211。⑥罗斯福致蒋介石,1944年2月10日,《战时外交》第1卷,P163。⑦参见:胡越英,《二战后期美国马特霍恩(Operation Matterhorn)计划研究》,博士论文,P36-38。周勇、周昌文,《70年后的再研究:美军驻延安观察组的由来》,《开放时代》2015年第4期。一种未经证实的猜测是:谢伟思、戴维斯等“亲共人士”被允许编入观察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在于消减来自延安的敌意。⑧(美)包瑞德,《美军观察组在延安》,济南出版社,2006,P50。⑨吴景平/翻译,《美国军事观察组发自延安的报告概要》,《党史资料与研究》1986年第6期。上述文字,系美国财政部官员对包瑞德的军事报告所作的摘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G娱乐,AG平台,AG游戏,AG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