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大学图书馆更有未来
来源:AG平台 发布时间:2019-02-13 03:48

  开放高校图书馆,亦是大势所趋。早在2002年,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修订)》第二十一条就指出,“有条件的高等学校图书馆应尽可能向社会读者和社区读者开放。”今年11月27日,江苏通过了《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相比之前的草案,增加了“鼓励和引导高校图书馆创造条件向公众免费开放”等条款;此前的8月,安徽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推进高等学校教育科研资源有序开放的意见》,对高校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做出了硬性规定……当然,开放是有成本的,尤其是在大学自习室“一位难求”的语境下,如何平衡好开放的社会责任

  光明网评论员:毕业后还能去大学图书馆泡一泡,在眼下可能还是异想天开的奢望。不过,这事儿在成都梦想成真了:包括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在内的11所高校的图书馆,将于12月1日起,免费向社会正式开放。四川省高等学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为此专门拟定了《成都地区部分高校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市民可在开放图书馆的高校免费办理借阅证。(11月29日《成都商报》)

  “下周一,大学图书馆见!”成都市民可以在微博微信上骄傲发声了。前几日,在第二届“全球化视野.大学图书馆馆长论坛”上,来自理论界、高校等专家表示,高校图书馆正在面临变革,应以知识创新、文化传承为核心,紧跟用户需求转型。提及高校图书馆,舆论以往的关切是“大学图书馆哪家强”,现在看来,从公共性与服务性而言,更得问一声,“开放的大学图书馆哪家强”。

  大学之大,不在建筑与面积,而在格局与胸怀。大学为什么要开放图书馆?这个问题可以从三个层面来回答:一来,目前我国高校图书馆约有1800所,藏书总量已达6.6亿册,而我国公共图书馆的藏书量只有4亿册,高校图书馆拥有网络版的电子期刊的65%,而公共馆仅为28.6%,高校图书馆的藏书资源远远超过公共图书馆。如果这些馆藏资源能得到最大化利用,文化生产力的转化必会带来惊人的经济社会效应。二来,此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调查显示,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每日读书时间不足14分钟,上网时间超过50分钟;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7.8%。浅阅读盛行、碎片化阅读成风,那么,要逆转这个现象,作为社会知识教育中枢的高校,自然也是责无旁贷。三来,无论是哥伦比亚大学或耶鲁大学,无论是哈佛大学或康奈尔大学,在世界一流大学几乎都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时,国内高校的铜墙铁壁,早已备受诟病。即便从投资主体来看,国字号高校将图书馆、运动场等公共资源“敝帚自珍”,不仅没有合理逻辑、造成资源浪费,且让大学疏离于社会,悖逆了教育的旨归。

  开放高校图书馆,亦是大势所趋。早在2002年,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图书馆规程(修订)》第二十一条就指出,“有条件的高等学校图书馆应尽可能向社会读者和社区读者开放。”今年11月27日,江苏通过了《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相比之前的草案,增加了“鼓励和引导高校图书馆创造条件向公众免费开放”等条款;此前的8月,安徽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推进高等学校教育科研资源有序开放的意见》,对高校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做出了硬性规定……当然,开放是有成本的,尤其是在大学自习室“一位难求”的语境下,如何平衡好开放的社会责任与校内的教育供给之间的关系,需要决策者有更精准理性的判断、更睿智科学的管理能力。

  有了开放新政,更要有开放思维。大学图书馆的开放,不仅在于把门打开,更要“有‘读’无类”。正如从2003年起,杭州图书馆对所有读者免费开放,而当乞丐越来越多,有市民不满,馆长褚树青说:“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利离开。”高校图书馆,恐怕也得有更为开阔的胸襟与气度。此外,如何避免善政“叫好不叫座”,也需要高校、地方部门有主动作为的姿态。毕竟,吸引市民去高校图书馆坐坐,显然比打开馆门更为任重道远。

  “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让市民爱读书、有地方读书,高校责无旁贷。当然,开放的大学图书馆,在改变个体命运与城市品性的同时,也会更有未来。

      AG娱乐,AG平台,AG游戏,AG官网
 网站地图